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纨绔糙汉家的小娇娘她又茶又飒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清理门户

第一百零八章 清理门户

        面对匪寇的时候贺宗都没有现在这样小心谨慎,生怕是说错了一句半句话,他就要被扫地出门。

        “贺大哥,我听姐姐说你有一柄刀,很重啊?”

        阮瑀是不服气,姐姐说他提不动,他倒要看看到底有多重。

        “是,我常用的那柄是稍微有些重,有八十六斤,哈哈……用习惯了。”

        闻言,阮瑀默默抿嘴咽了一口唾沫,果然是他用不了的兵器。

        也不是说提不动,但只是提得动有什么用,得用起来啊。

        “厉害厉害,我还想说试试呢,看来是无缘了。”

        看着小舅子一脸失望的样子,贺宗笑道:“想试就试,只是今日我没有带出来,改日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来接你。

        都是练出来的,练得久了都是一样。”

        这话确实是让阮瑀眼前一亮,他觉得未来姐夫说话他很喜欢听。

        “嗯,那好,再过十日我有假,到时候我一定要试试。”

        小少年,就算不是十分的喜欢习武,但对强者和力量的渴望却是绝对的。

        别说阮瑀对此惊讶了,就是桌上另外三人,二老和魏宴也惊讶不已。

        只是从贺宗的外貌和身形他们都知道贺宗是个习武之人,也定然是有所成,但在得知这个确切的数字之后他们还是忍不住为之惊讶。

        有这个力气再加上从小开始习武,能保护他们家娇娇是肯定的了。

        已经是这样了,二老自然是多看贺宗的优点。

        而魏宴,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感叹,表妹跟贺宗配对很好,让他们互相祸害去吧。

        魏氏又挑着些话问贺宗,比如贺宗回老宅的时候多不多?

        她也好判断以后她女儿去立规矩的时候多不多。

        比如,他跟几个妹妹和弟弟的关系如何?

        才知道贺家两个年岁大点的姑娘已经出嫁,现在还在闺中的是与他一母同胞的妹妹。

        他父亲母亲身体都还不错,应该能撑到他那小弟弟长成接手家业的时候。

        她倒不是贪墨贺家的家业,就是不想贺宗再去劳心劳力。

        既然是分家过了,那就别牵扯太多,那种事一般都是费力不讨好。

        饭厅里的事阮娇娇都不知道,她在自己院子里用饭。

        当然,她对贺宗的稳重还是信任的。

        人是糙了些,但心思可不算糙。

        他就是属于典型的糙中有细,心里更是有成算。

        阮娇娇自认是个懒人,她不想事事亲为,有人替她操持最好。

        女强人什么的,谁爱做谁做去吧。

        她有银子花,有男人疼,还有男人为她做事,哪儿不好?

        爹系男友?呵呵……贺宗二十一岁,就算看着显老也不过像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正是年轻精力旺盛的时候。

        也就是经历得多了,思想行为都成熟稳重,正合她意。

        “姚黄,去拿只鸽子给他带走。”

        当初在宝宁城买的鸽子,是一对儿信鸽,一只给贺宗正合适。

        “小姐不是正在训练吗?”

        姚黄可是看到小姐这几天都在捣鼓那两只鸽子,怎么说送人就送人了?

        就看小姐红唇瘪了瘪,“就是训练啊,连这点路都找不到,还不如炖了吃。”

        呵呵……姚黄才不信,小姐明明就是要跟贺公子鸿雁传书。

        “哦,奴婢这就去抓。”

        姚黄刚出去又进来,脸色也臭。

        “小姐,陶家又来了,吵着要见姨奶奶,现在被邹管家拖着。

        哼!贺公子在呢,他们是不是故意来捣乱的?”

        姚黄就是要这么想他们,实在是他们从前做的那些事就没有一件是能让姚黄想他们好的。

        “告诉他们,陶氏需要静养不宜打扰。

        顺便问问他,陶氏偷偷摸摸将阮家多少产业给了他们,属于阮家的东西绝不能在外人手里。”

        若是这话都还听不明白,大可以试试。

        姚黄咬牙切齿的去了,她恨不得这会儿直接去抄陶家,将属于阮家的东西都会拿回来。

        来的是陶大兴,他是专门来问姐姐,阮娇娇到底还能不能嫁到他家的事。

        那日贺宗在街上闹的那出他也知道了,就是等了两日都没有什么信儿这才坐不住了亲自来问个清楚。

        结果来了之后人都见不到,连姐姐的院子都进不去。

        那么多人在门口守着,是要软禁人吧?

        “我姐姐可是你们阮家的姨奶奶,老爷子和姨奶奶都敢软禁,阮呈敛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他这是大不孝。

        我要去衙门告他,让县太爷打他的板子。”

        陶大兴是故意大声说话,就是要让里面的人听到。

        但他还不知道贺宗在阮家,不然他还要闹到前头去,最好是闹毁了婚事才好。

        从姐姐跟他说了那个事,他们一家都已经当阮娇娇是他们陶家的人了。

        邹管家使了个眼色,立马就有人上来制止陶大兴,任凭他如何挣扎也没用,嘴也给堵住。

        直到姚黄过来,将阮娇娇的话传达到,并且警告他。

        “妾室算什么正经主子,妾室的娘家哪算得上是什么亲戚。

        你再敢胡说一个字,以后休想进阮家一步。

        从前对姨奶奶百般纵容,对你们陶家百般纵容,皆是看在姨奶奶为阮家生儿女育的功劳上。

        但现在姨奶奶竟然纵容娘家偷盗阮家家产,等我们阮家一纸状书告上县衙,到时候看看县太爷是相信一个妾室和盗贼的,还是相信阮家?

        你不信,大可以试试。

        待老爷清理了门户,马上就轮到你们陶家,回去等着吧。”

        老爷会不会清理门户姚黄不知道,但小姐这次绝对是要清理了。

        现在也只是先给他们一点开胃菜尝尝,后面还有让他们好看的。

        小姐可是告诉她了,要在离家之前将家里清理干净。

        而这次,老爷也是铁了心的不再顾虑那么多。

        哼!陶家那些恶心龌龊的念头,当她不知道?

        陶大兴惊疑不定,他看了看姚黄又看了看邹管家,不敢确定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确实得了阮家不少的东西,还都是从姐姐手里得来的,若是阮呈敛这次是真的要拿姐姐开刀,那他们陶家能不能保住?

        不行,不行,他必须要想办法?

        他要是想办法救姐夫出来,那等姐夫收拾了不孝子,他可就是最大的功臣。

        哼!连亲爹也敢囚禁,等姐夫出来看谁清理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