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郡主她对反派大人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我有办法

第二章 我有办法

        转眼,便到了宫里,阮明娇下了马车,低着头跟着曹望一路前行,却忍不住抬头打量着周围。

        宫墙连绵,宏大威武,她站在这里渺小得像是时间一粒尘埃,朱墙碧瓦,阳光一照,整个宫围发着闪闪的光芒,有些晃人眼。

        她看的眼酸了,继续低下头跟着曹望走去。

        御书房内,明黄色龙袍的皇帝坐在案几之后,破有些头疼的撑着太阳穴轻揉,殿中央一道身影玉立,跪得笔直,面色却有几分疲之意,身上的衣服也褶皱不堪,有些散乱的头发沾了几分杂草。

        案几左右,分别坐着阮明娇的父亲阮青山,和大理寺监正燕清。

        燕清一脸愁色,看看上首的皇帝,又转头看向对面的阮青山,发现对方对自己依旧一副不屑的模样,他嘴角嚅嗫几下最后还是没出声。

        殿内气氛一度尴尬的极其点,直到一声通传才将几人的思绪拉回。

        曹望在殿外止步,阮明娇整理了裙摆在殿内几人的注视下缓步走了进去,大殿为首的男人身穿明黄色龙袍,眉眼间带着几分疲意,周身气压却极具压迫感,有着不怒自威的霸气。

        阮明娇知道眼前便是北黎的皇帝,寻着记忆里的动作俯身下去,以头点地,“平阳见过陛下!”

        皇帝萧启眉毛一锁,望着阮明娇,虽然气息不稳,步伐轻飘但总归是安然活着,他也不用觉得愧疚皇姐了,抬手招呼让她起身。

        阮明娇谢过之后站起身,身后的婢女也搬来一张凳子,她抚平裙摆坐下。

        “既然都来了,朕也不绕圈子了,如今满城风雨传的沸沸扬扬,燕世安你公然抗旨,在佳南县主生辰上拂了明娇面子,是将皇室颜面与不顾,你可知敢当何罪?”

        萧启愤怒一拍案子,怔的在场几人屏息凝神,燕清正欲起身想要辩解一二,却被萧启一个眼神瞪了回去,他又不得不坐回去。

        燕世安目不斜视,跪的笔直,拱手一礼:“陛下,抗旨之罪臣无话可说,那日让郡主失了面子也是臣罪该万死,臣没有要辩解的。”

        “你!”萧启腾得起身,指着下方的他,怒气满满。

        “陛下,臣自知罪孽深重,但此事与燕家和其他人没有关系,皆是罪臣一人所为,愧对陛下栽培,愧对郡主情深,还望陛下息怒!但臣与郡主没有半分情感,不愿耽误郡主,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燕世安说着又是一礼,他面子做的足,说的话也让人挑不出毛病,偏声生萧启一口郁气堵在心口发也发不出,随手捞起桌上的砚台砸了过去,正正砸在燕世安额头,随后砸在地上。

        这么多年,萧启发过怒,可如今这样像是被人抓着命脉还不能发怒的情况实属少见,的侍女听见这动静纷纷跪在地上。阮,燕家两位长辈也站起身,阮明娇也不敢停一同站起,劝解皇帝息怒。

        “燕世安,朕竟不知你有这般本事,如此公然违抗朕,你当真是不要命了?”

        萧启发了怒,脑子里便嗡嗡的,说出的话也是异常狠厉带着杀气。

        阮明娇眉头一紧,目光不自觉望向跪在一旁的男人,清秀玉立,浑身透着一股清新雅正,丝毫不惧高位的皇帝,倒真让她有些刮目相看,但杀了燕世安并非最好的处置办法。

        她缓步上前,往中间挪了位置,躬身一礼:“陛下,燕大公子固然负心汉,确实最大恶极!但他有句话说的不假,他对平阳并无男女之情,即便是陛下逼着他娶了平阳也不过是表面夫妻,平阳要的是夫妻恩爱,要一个心中有别人的人平阳只觉心累,还请陛下成全!”

        她说着跪地,一副恳求的模样。

        话音一落,殿内一时陷入死寂,就连燕世安也忍不住侧目看向她,重新审视着她。

        皇帝下令之后,阮明娇缠了她那么久,即便他说破大天也不愿离去,如今的却是自己请求取消婚约,他一向自诩识得人心,可这一刻他倒真有些看不清这个郡主了。

        皇帝也是被她的话一惊,有些没反应过来,“平阳,你,这是何意?”

        阮明娇抬起头,目光坚定,语气不卑不亢道,“陛下,平阳自知百般纠缠,坏了陛下和皇室尊严,如今平阳不想再让陛下为难,我不愿再嫁燕世安!”

        “平阳!”阮青山忍不住回头轻唤一声,眉头紧皱,试图劝住自家姑娘。

        萧启手一顿,一时拿不定主意,来回踱步,又指着燕世安,“就算你不想嫁,可整个皇室和你阮家都因为他燕世安蒙羞,朕今日就这么放了他,将来若有人再犯,难道朕便一直这般纵容下去?”

        阮明娇眼眸一转,拱手道:“陛下,平阳有办法!”

        说完,她也没等萧启回道,自顾自地起身走向跪着的燕世安,在他面前站定蹲下身子,燕世安不理解她的意思,下一刻只见她眸光一闪,从袖子里抽出一把匕首,直接刺向燕世安身上。

        燕世安躲避不及,直接挨了一刀,眉头紧锁,伸手握住匕首,“郡主,你!”

        “噗嗤!”一声,阮明娇没停留将那把刀拔出丢在地上,又转身再次跪了下去。

        “陛下,平阳与燕世安的恩怨已了,还请陛下成全!”

        大殿其他人显然没料到她会来这出,反应过来时,燕世安已倒在地上,阮明娇手里沾着血,面上却是一副从善如流的模样,丝毫没有惧意。

        燕清惊呼一声,连忙跑到燕世安跟前扶起他,一边惊呼唤着太医,阮青山怕他气急伤及阮明娇,立刻将她拉起护在身后。

        皇帝萧起虽然有些惊愕,但到底在位多年见过无数血腥场面,很快便反应过来,唤曹望传太医,目光落在一旁的阮明娇,看似娇弱的身影竟然有这般魄力,倒真有几分长姐的模样。

        ……

        夜晚,一轮皎月升上枝头,院中灯火通明,亭子里的男人一身锦袍气宇轩昂,立在围栏旁边,手里捏着把鱼食丢进了吃糖。

        身后的长廊里,男人疾步走来,一路目不斜视,走至亭子前颔首一礼,“殿下!”

        听见声音,来人没回头,只自顾地喂着鱼食,“来了!”

        “你兄长受了大伤,你来孤这没问题吗?”

        男子似是想起什么,丢了最后一点鱼饵转身过来,问道。

        燕徵眸子一闪,随后恢复正常,“都察院事物繁重,父亲会理解的!”

        “看来你知道了宫里的情况了,阮明娇并未伤及你兄长肺腑,绕着要害的地方刺的,看她还是顾及了几分往日情意,这样一来不仅替父皇化解了和几个大臣的干戈,挽回皇家颜面,还能保下你兄长,孤从前竟没发现她竟有这般大智慧。”

        提起阮明娇,燕徵身子一怔,抬起眸子又快递低下,拱手道,“属下失职,还望殿下恕罪!”

        太子萧易向来清风入霁,心思向来缜密,手段雷厉,很少将情绪表露在外,不然也难在那么多兄弟间脱颖,听见燕徵认罪眉头一沉,有些莫名。

        “孤只与你说了你兄长的情况,你请的什么罪?阮明娇没死就没死吧,只是那天你没有亲自动手吧。”

        燕徵眸光骤然一缩,想起那天的情景,他不仅亲自动手,还未蒙面让人瞧着他动手的,他原本心中也慌张,若是阮明娇去陛下面前状告他,他此刻怕早身首异处那还能好模好样的站在这里,可派去首辅府的人回禀的消息皆是阮明娇情绪稳定,并未提起那日的事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身前的萧易眸子微眯,依旧紧紧的盯着他等着她的下文,他不敢多想,稍作调整,睁眼说了瞎话,“并未!”

        萧易似是不甘心般目光在他脸上游走着探究一番,看他气定神闲,丝毫不慌张,端倪一番后这才放下心,收回目光,轻叹一声。

        “如此便好,她的事先放一放吧,孤有另外一件事需要你去办,最近有暗线在城中发现了王进的踪影。”

        萧易话音刚落,燕徵的脸色徒然一冷,眉头紧皱,王进是谁他最了解不过,抬眸看向萧易时更多了几分坚定,“臣定不负殿下所托。”

        “孤对你一向放心,只是”萧易说着一顿,目光扫了他一遍,接着又道,如今,你兄长与阮明娇婚事作废,你与你兄长不一样,万事有你父亲操劳,你如今除了自己未自己谋前程没有别的路,如今正是时机,你明白吧?”

        燕徵一怔,躬身道:“明白!”

        接近阮明娇,拉拢阮青山,掌管着整个内阁的首辅,会让太子羽翼愈加丰满,其中利害奕亦是清晰可见。

        看他眉眼间有些触动和犹豫,却只是一瞬便应下来,萧易知道他心中不快,上前几步抬手搭在他肩膀轻轻拍拍,“孤知道,从前平阳因为你兄长的缘故没少为难你,可如今不一样,你兄长在她面前俨然是负心汉,她万不会再掏半分真心,这个女人狠起来可是不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