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四章 俘虏

第四章 俘虏

        正如赫梅所预料的,在除去了那鹿首精之后,森林之中没有怪物。

        在来到了森林深处,距离那激烈战斗的战场足够远的地方之后,赫梅下令全军休息,正好来算算在方才一战中获得东西。

        除了一些零散的钱币和食物之外,这一战最大的收获主要是搞到了一堆尼弗迦德军服,盔甲什么的亚甸人都有,所以就没拿多少。

        这些罩衣和纹章是赫梅专门下令拿走的,因为只需要稍微伪装一下,几十个效忠尼弗迦德帝国的雇佣兵不就出来了。

        赫梅知道,帝国是在这几十年内征服的整个南方,所谓的尼弗迦德人实际上只是指居住在金塔之城附近地区的一些人,所以这支军队里面有一队操着不同语言的雇佣兵再正常不过了。

        赫梅虽然不知道这东西什么时候可以用上,但带着总是没错的,万一可以用上呢?

        而对于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赫梅打算在森林里面向着南方前进,努力走到索登山之后,距离那里越远越好。

        再过几天,没准就是今天,北方联军就得渡河了,索登山之战就会开启,到时候尼弗迦德人会战败。

        在那一片溃败景象之中,他们的机会可太多了。

        比如直接劫掠尼弗迦德大营,把黑衣人总帅的帐篷给收刮了,那不直接赚翻天。

        当赫梅思索接下来的行动时,他麾下的士兵们则在感叹之前那场战斗的痛快,这样痛打黑衣人实在是太让人过瘾。

        北方联军和帝国军队也是有着好几次交手的,北方人的普遍看法就是这支军队不简单,可以说是一支强敌。

        他们的话语里对赫梅也多了很多敬畏,胜利是最能树立威望的事情,在士兵们口中,赫梅俨然已经赢得了他们的心,现在他们不再怀疑这位年轻指挥官的能力。

        接下来的日子没什么好说的,亚甸人白天就在森林里面行进,天一黑就睡。

        尼弗迦德人未能追上他们的脚步,或者是他们早已放弃,反正亚甸人没看到任何尼弗迦德人出现的痕迹。

        在充足的休息和胜利带来的信心滋养下,部队的士气越来越高涨,战士们的精神气也越来越足。

        而盘算着日子,赫梅也带领部下靠拢森林边缘。

        他们得尽快在战场边缘待命,好根据情况进行行动,这一趟就是为了这个而来。

        就在亚甸人正在森林里行进之时,他们听到远方传来了爆炸声。

        斥候立即爬上身边最高的树,看向爆炸传来的方向,而他给出的回答正是赫梅所想的那件事。

        “开战了!”

        听到开战,赫梅马上催促起部下们赶路,他们得尽快前往森林边缘,去查探那边的情况。

        众人的动作也很快,没有对赫梅的命令有任何迟疑。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森林边缘,斥候在确定前方安全之后,赫梅和杰里两人走到森林边。

        带着那么多人跑到森林边上是不明智的,人多也就意味着很容易被发现,所以几个人就行。

        他们出来的位置非常好,不远处就是尼弗迦德营地,可以看见一队队的尼弗迦德士兵正在金色太阳的旗帜下前往前线。

        尼弗迦德人的表情都很不好,当然了,看到索登山上发生的事情,谁的心情都不会好。

        索登山上景象蔚为壮观,火球和闪电不断在战场上飞舞,压制着尼弗迦德军队。

        不断有士兵被炸飞,南方虽然也有术士,但质量和数量都无法和北方相比,导致尼弗迦德军队全面处于被压制之中。

        北方联军的火球和闪电就像是轰炸一般蹂躏着尼弗迦德阵地,即便帝国法师已经尽全力撑起防护,也无法改变黑衣军死伤惨重的现状。

        但尼弗迦德军队依然坚定前进,即便死伤惨重,他们依然勇敢的向着索登山冲击,和防守的北方人杀得昏天黑地。

        有着金色太阳和北方诸国纹章的旗帜不断摇晃,纠缠在一起,就像是在床上纠缠的情人一般,但这对“情人”交流的方式是刀剑。

        而南方术士也不是完全没有反击能力,赫梅就看到来自南方军阵的火球砸在术士阵地上,把好几个人点燃。

        双方的魔法难以避免的在混战的战线中炸开,平等的把双方士兵炸飞或是变成焦炭。

        这一幕让这边几個亚甸人都下意识的吞咽了口水,现在他们无比庆幸自己是被派出来执行任务,而不是站在那个魔法乱飞的战场上。

        由于这一幕是自己早已预见的,因此赫梅只看了一会儿,就把注意力集中到尼弗迦德营地上。

        现在重要的是自己应该怎么做,就在这里等到战斗结束吗?

        那样感觉又有些消极,现在尼弗迦德人完全不知道有那么一支北军潜伏到了距离他们如此接的地方,如此好的机会怎么都得利用起来啊。

        能立功自然是最好的,立功就意味着奖赏,只有自己越来越强,渡过接下来那些凶险岁月的可能也越高。

        越是这样想着,赫梅的内心就越发躁动,鼓动着他想要做些什么。

        毕竟若是单纯在这里等着尼弗迦德军队溃散也不太靠谱,而且以那个时候的混乱,能不能混到什么功绩都难说。

        追杀溃兵也是讲究技巧的,若是贸然挡在大群溃兵面前,他们会被淹没的。

        渐渐地,对功绩的渴望压倒了对风险的担忧。

        不管怎么说,先更靠近尼弗迦德人营地看看情况吧。

        “我们再靠近些尼弗迦德人的营地。”

        赫梅看着那飘扬金色太阳的大营,“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看看黑衣人的大营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啊?是。”

        杰里没有任何质疑,他现在对赫梅已经是全然的信任,只是有些吃惊。

        亚甸人的移动非常顺利,索登山上的战斗让帝国军手忙脚乱,一队队尼弗迦德军队忙着赶往前线,根本注意不到森林里面活动的北方人。

        随着接近,赫梅也看到了黑衣军大营里面的景象。

        尼弗迦德营地刁斗林立,黑金配色与太阳纹章的帐篷整齐排列,标准的尼弗迦德风格,但这些都不是他关心的。

        他注意力在寻找营地的俘虏,或者说奴隶关押处。

        对帝国军队来说,捕奴乃是其军事行动中仅次于战事的存在,帝国军队的营地里面必然有奴隶。

        赫梅正是因为想到这一点,才决定要靠近黑衣军营地的,他感觉这是可以利用这一点。

        接下来他也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被尼弗迦德人抓捕的俘虏被关押在营地之外的一圈栅栏里。

        栅栏距离军营比较远,俘虏就像是被驱赶在一起的牲畜一般,这让赫梅产生了一个想法。

        但接下来想法就被掐死,随着他拿出单筒望远镜看清栅栏里面的情况,发现俘虏的状态都很差,大多数人都是有气无力的待在那里,这些人看起来连走路都是问题。

        只有少量衣衫还较为干净的人精神比较好,应该是被抓进来不久的,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也被折腾成那副没精力的样子。

        作为已经把捕奴发展成了一门重要产业的帝国,奴隶主当然知道怎么才更好管住羊群,让他们饿着自然是最好的办法。

        不过他们把奴隶围栏倒是搞得挺干净的,没有赫梅想象中的屎尿遍地。

        后面他才知道,尼弗迦德人把在栅栏里随意排泄的都弄死了,这栅栏自然就干净起来了。

        看到的这些景象打消了赫梅解放俘虏的想法,他本来的想法是伪装成帝国佣兵,混到奴隶栅栏前攻击守卫,把奴隶都放出来,接着带着他们逃入森林,尼弗迦德人到时候肯定管不上他们,但现在看来这根本不可能。

        就在这时,几个神色匆匆的骑手快马跑来,从赫梅眼前跑过,随着他们到来不久,营地躁动了起来。

        索登山前线的战斗显然对黑衣人来说很不顺利,赫梅看到大群预备队被调上了战场。

        随着人群的大规模流动,尼弗迦德人的营地乱了起来。

        命令显然非常急迫,因为就连很多能动的伤兵都被调集了起来,看来前线战局对尼弗迦德人来说很不利了。

        即便是向来纪律严明的尼弗迦德军队,面对突然而又紧迫的命令也会陷入混乱,出现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的情况。

        看着由于前方战事而越发忙乱的尼弗迦德营地,赫梅一度想要利用那些收集的衣甲,伪装成帝国军混进去。

        混进去之后就放火搞破坏,让这些南方人认为他们已经战败了,这可是一件超级大功啊。

        但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些想法,原因无他,太冒险了,而且也没有必要。

        眼下尼弗迦德人明显是把最后的预备队都给调集上去了,那说明索登山上的战斗对他们来说越来越不利,自己为什么要去冒那么大的风险呢?

        俘虏,对啊,俘虏,那些大官肯定要提前跑路的啊!

        赫梅突然想到了这一点,他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那些元帅将军什么的,肯定有要提前跑路的啊。

        自己就去抓这些家伙,这不比冒险强吗?

        在打定主意之后,赫梅就不打算挪窝,就这样继续在这里等着,等着索登山上战败的那一刻。

        在又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后,战败痕迹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尼弗迦德溃兵陆陆续续的从前线逃回来。

        虽然他们很快就被帝国骑兵截住,在处决了其中几人后被整队驱赶向战场。

        赫梅明白,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意味着帝国军距离崩溃越来越近了。

        很快,又是几队溃兵从前线溃散,而那些从前线撤下的军队则是一副疲惫至极,士气低落的样子,尼弗迦德人的战败痕迹越来越明显。

        十分干脆的,赫梅就带着他的部下们往帝国军营地后方转移。

        至于为什么是后方,那当然是因为那些将军元帅肯定得是要从那里跑路。

        赫梅的人行动了起来,而正因前线战事越发糜烂焦头烂额的尼弗迦德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森林之中的这些动静。

        亚甸人在军营后森林里的小路上设下了埋伏,大路设伏危险太大,容易被围攻。相较之下,小路不光安全,一些大人物也的确更可能走这里。

        而就在他们到达不久后,一队全副武装的尼弗迦德人就到来了。

        他们有着黑色斗篷,头盔是渡鸦的羽翼盔,板甲上有着金色太阳,这是赫梅曾经见过的尼弗迦德军官打扮,但现在这些尼弗迦德人都是这样的打扮,其身下战马也是吃精粮才能养出来的。

        骑兵们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一位甲胄华丽的老人,虽然在带队跑路却依然不失威严,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个大官。

        这些骑兵的神色很惊慌,显然急于离开此地,那么帝国人必然是在前线战败了。

        看到这些,赫梅知道,这正是他们想要的目标,他可是为这群人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当尼弗迦德人进入伏击区,准备已久的绊马索被突然拉起,绊倒了急于赶路的骑手。

        还有一颗大树还轰然倒下,在马匹的嘶叫和骑手的慌张声中,队伍被一分两半。

        虽然遭遇伏击,但是这些戴着羽翼盔的帝国人明显是精锐,他们几乎是下意识的把大官护在中央。

        只不过伏击的亚甸人本就不是冲着杀人的,准确的说是不杀那个大官。

        伏兵从四面八方涌出,刚刚还看不见人的地方现在却满是北方人,把这支遇袭的队伍包围在中间。

        长矛和长戟成列冲向骑兵,长杆武器对抗骑兵上的优势被展现得淋漓尽致,骑兵很难砍到他们,而他们很容易对骑手戳刺。

        一些孤立的骑兵则被一拥而上的北方人从战马上拖下来,接着就是把武器对着脸上招呼。

        在这一组组合拳之下,精锐的尼弗迦德骑兵就这样在尘土中被杀死,死得就像是平日里被他们碾压的低贱步兵一样。

        聚拢起来的骑兵也是战斗不利,他们正在被弩手当做靶子射击,一边防御着攻击,一边还得提防弩箭,他们的伤亡不断增加着。

        赫梅也身处一线,他拿着一把长枪,刚刚就戳死了一个不戴护颈的傻逼。

        看着那人捂着脖子上的鲜血倒下,赫梅感到了一阵狂热,这家伙该知道不带护颈有多愚蠢了,哦,他也没机会改了。

        不一会儿,那个大官的大部分护卫被斩杀,小部分人还在坚持,被拿下只是时间问题。

        面对如此境况,那个大官也十分干脆,手中长剑一丢,接着双手一举,成了他们口中北方蛮族的俘虏。

        见此,他的部下们也立即有样学样,高举起双手。

        在缴械了这些尼弗迦德人后,赫梅自然是立即开始询问身份,赫梅这些人都是些低级士兵,肯定是不认识那些尼弗迦德大官的。

        但这人根本就不会说北方的通用语,亚甸人中也没有会尼弗迦德语的,这把赫梅给整无语了。

        没办法,看来只能在让国王收验此人的时候才能知道他的身份。

        之后赫梅又在这里埋伏了一会儿,但接下来明显没之前的好运气,除了打了几波溃军之外,就没有什么成果。

        甚至他们还视情况放走了几波溃兵,因为几波那实在是太多,他们根本吃不下。

        但赫梅也知足了,那个大官肯定等级不低,还有其他俘虏,他肯定得是第一波带着俘虏回去的北方军,这些荣耀已经足够了。

        而下面的士兵更是乐开花,这次抓了那么多俘虏,大家肯定可以发家。

        在确定等不到新的溃兵之后,赫梅也决定带着自己的队伍离开森林了。

        为了防止误击,赫梅打起了一直收起来的亚甸王国旗帜。而事实证明这是正确的,因为接下来他们就遇到了追击的北方人。

        若不是旗帜,他们差点就被顺势攻击,毕竟那些追击在最前面的骑兵很难相信居然有人走在他们前面,而从遇到的士兵口中,赫梅了解到,北方的确是在索登山大胜。

        在询问了国王们的所在之后,赫梅就和他们告别,现在重要的是把自己的功劳报上去。

        离开了森林,他发现方才那严明的帝国营地现在已经变得一片狼藉,北方人可不会维持尼弗迦德人营地的整洁。

        看着北方士兵把尼弗迦德人引以为傲的秩序和整洁变得肮脏又混乱,赫梅的内心产生了一种痛快感。

        无论前世还是现在,他都不喜欢尼弗迦德。

        他对那个高呼着文明,然后疯狂杀戮、捕奴、剥削和竭泽而渔的国家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尼弗迦德一直在进行一个循环:用战争寻找市场-抓奴隶扩大生产-商品输出被征服地区-奴隶和市场不够了-继续战争。

        而为了保证金塔之城商品输出,尼弗迦德会刻意在战争和战后破坏被征服地区的生产力,让当地人维持只能靠农业勉强吊着命。

        至于怎么做到,战争中那自然是疯狂烧杀抢掠,战后那就是刻意放任匪帮肆虐,以保证行省本地商业无法发展。

        至于尼弗迦德人在这些行省的产业和商队,那都勾结好了,是肯定不能动的,让当地人一辈子都只能被尼弗迦德收割。

        尼弗迦德是文明繁荣,然而那只属于金塔之城及其周边居民,行省人是啥?是有待竭泽而渔的耗材罢了。

        对行省人民来说,尼弗迦德一点都不美好,放任匪帮和地头蛇横行,还有高价的可以榨干他们每个钱币的帝国商品,更别提还有帝国的“镇压叛乱”。

        尼弗迦德根本不怕行省造反,因为镇压行省意味着可以劫掠和捕奴,还能进一步击碎当地政治结构,让尼弗迦德商品得以进一步深入。

        这便是为何,赫梅不喜欢尼弗迦德,和这个充满剥削与压迫的帝国比起来,北方的封建国家显得是那么正常。

        回到当下,一路上他们押着的俘虏吸引了不少追击的北方军注意,赫梅他们弄到了四十多个俘虏,在追击刚刚开始的现在,抓到那么多俘虏是很引人注意的,更别提里面还不乏甲胄华丽之人。

        接着赫梅众人就追得更快了,现在正是发财的时候,得抓紧啊,指不定就让其他人抢先了。

        穿越追击的人群,赫梅来到了索登山之下,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血腥大地。

        术士的火球与闪电制造的痕迹在这个屠宰场上尤其明显,它们给尼弗迦德人带来了巨大打击。

        但北方联军的阵营里也有着这样的痕迹,估计也就国王们身边才是绝对安全的,因为他们有着术士保护。

        看着眼前的一切,赫梅只庆幸自己躲过了这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