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八章 萨扎堡

第八章 萨扎堡

        和预想的不一样,蓝山隧道里面没有赫梅想得那么黑,实际上,每隔百米便有着镶嵌在墙上的火把提供照明,指明前进的道路。

        而在隧道里面,赫梅他们也遇到了巡逻队和隧道据点,那些火把正是他们负责更换和维持。

        从这些人口中赫梅知道,要完全通过这条隧道需要一天半的时间,也就是说起码得在隧道里面待一天。

        赫梅想到,这倒不是啥大问题,一天而已。

        这一路上赫梅的队伍都没有出什么乱子,隧道虽然漫长,但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分支。

        这敞开的大道是没有什么怪物的,没有它们生存的空间。

        沙尔玛们在挖掘时非常专心致志,没有改变方向,因而导致了这样的情况,这对人类来说无疑是非常有利等等。

        而且还到处都有照明,本来最担忧的休息问题反而成了最不用在意的问题。

        终于,赫梅一行人来到了隧道的出口,和入口一样,这里也有着士兵和正在修建的关卡。

        这里的防御更加完善,砖墙已经被修建了起来,大门外有着拒马和壕沟。

        士兵们还在山洞上挖出房间,作为他们的宿舍,看来他们得长期驻扎。

        守卫士兵自然是知晓赫梅等人的身份,毕竟那么一支大队伍到来,大家都想起来报告里面提到的那位带着移民前来的男爵。

        寒暄几句之后就放他们通过了入口,进入了这片土地。

        然后,随着赫梅众人走出入口所在的小森林,辽阔的哈克兰大地也就此出现在他们面前。

        看到这片土地的时候,赫梅为首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原因无他,眼前的天地实在是太广阔了。

        在他们视野极限出现的是一片辽阔的草原,目光所及之地根本看不见边缘,仿佛连接着天地之间。

        而近处分布着丘陵和森林,想来村庄就分布在这之中,他知道,这便是自己所统治的土地。

        就马伦加所说,更东方的景色还会更加壮丽,因为到那边真的就是无边无际的大草原。

        这让赫梅难以想象,眼前的景色已经是他难以想象的,更远方居然还有更加壮丽的存在。

        赫梅终究有一日会去那里见识的,不过现在,重要的还是前往他的萨扎堡,那里是他领地的中心。

        于是北方人就走入了这片广阔天地之中,走入了森林和丘陵之中,他们呈战斗队形前进,这是赫梅在路上训练了多次的,因为天知道会遇见什么。

        这森林中的树木并不浓密,显得很稀疏,但还是足够让埋伏者潜伏。

        武装的士兵和男人走在外面,内里是扛着包裹的妇孺,不时有着几位骑兵策马跑过,为民众提供安全感。

        赫梅对四周一直抱着警惕的态度,报告里提到过,这是一片遍布“良民”的土地。

        虽然说看着这支大队伍,那些三五乃至十几人的“良民”们多半也不敢来打劫,但是天知道有没有胆大包天的人。

        哈克兰是片不安稳的土地,什么抢掠之类的事情再常见不过。

        赫梅期间感觉到了好几次窥探的目光,不过很快就消失了,看来那些家伙最终还是决定退下。

        而赫梅也很快见到了当地人,也就是那些所谓哥萨克的村庄,他们热情招待了赫梅这位据说前来统治的领主。

        最初相遇时,双方差点打起来,因为当地人武装不离身,远远看起来就像是一群强盗一样。

        还是马伦多阻止了可能发生的战斗,他在哈克兰待过很长一段时间,知道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这村庄是同意屈服在亚甸王国之下的——或者用他们的话说,合作。

        哥萨克们对外人的到来并不抵触,他们的祖先本就是从西方来到此地。

        不过其中一些人对赫梅的官方身份有着不少抵触,毕竟他们中从来不乏祖先是为逃离权力而来到哈克兰的人,这些事情都作为故事传承了下来。

        但总得来说抵触并不高,毕竟距离最后一波西方移民的到来应该过去看近一百年,这些早已是祖先老掉牙的东西。

        借着这个机会,赫梅则得以好好看了看这些哥萨克的社会生态,这里的确每个居民都有着武装,大家随时都带着弯刀。

        很多时候这些哥萨克们一言不合就得出去开干,但他们很少伤及性命,都是流了血就点到为止了。

        最重要的是,赫梅观察到哥萨克们的组织力很高,在他们布置宴会时,他们是长老一个命令就开始按部就班的干活起来,没有任何的犹豫。

        这种高度服从性怕是在长期的准战争状态下养成的,赫梅想到,看来哈克兰的社会比起他预料得还要残酷。

        而对于赫梅和他们之间关系的定义,哥萨克们的态度很简单,赫梅提供庇护和来自西方的廉价商品,他们提供赋税和战士。

        所谓赋税就是哥萨克之地产出的毛皮,至于战士,哥萨克们能在这里立足本就靠得是武力。

        关于西方商品在这里的价值,赫梅从一件小事中注意到了,那就是当地人的铁锅。

        虽然说哥萨克们也会打铁的技术,但是他们制造的铁锅因为材料和技术的原因总是很快坏掉,可即便是这样的铁锅,在哈克兰游牧民那里也可以卖出高价。

        所以要是亚甸那些以铁锅为代表的手工业品卖到这里,那其中的利润实在是太可观了。

        因此,赫梅明白为什么那些商人笑得那么开心,他们卖出去的东西肯定让他们赚了大钱。

        告别了哥萨克村庄,赫梅继续走向萨扎,路上又遇到了一些哥萨克村庄,他们有的愿意接待赫梅一行人,有的则无视他们。

        这让赫梅明白,自己这片土地上的任务还是任重道远,这些哥萨克对自己的敬畏只是因为他代表着王国。

        而那些对王国都十分不屑的,对他自然更不屑。

        据从当地人那里获得的信息,这边的哥萨克村庄都还是比较弱的,甚至连战帮都没有,即便这样都没有完全屈服,更别提那些哥萨克战帮。

        赫梅在路上遇到的也不止哥萨克,他还遇到了哈克兰人。

        作为游牧部落,哈克兰人是到处迁移的,由于哥萨克之地的独立性,因此许多草原斗争失败的哈克兰部落都会退入此地。

        哥萨克之地的战事比起草原烈度还是很低的,而且哥萨克之间互相抢掠时都掌握着分寸,不会闹出来很大的惨剧。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要么是在休养生息之后回到草原继续征战,要么厌倦战争生活了下来,接着被当地人同化,也变成了哥萨克的成员——很多哥萨克村庄就是这样来的。

        这些哈克兰人对他这个这片土地的主人也是很尊敬,不过明显和赫梅保持着距离,毕竟对他们来说,亚甸王国的男爵还是太远了。

        对此赫梅也不要求什么,让这些人屈服总是需要时间的,甚至对现在的他来说,这些人不闹事就是胜利。

        而在见过了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之后,赫梅终于来到了他的堡垒,萨扎堡。

        当看到萨扎堡的时候,赫梅则难以抑制的感叹了一下。

        萨扎堡位于一块隆起的台地之上,这块台地被坚固的木墙所包裹,显得很是显眼。

        萨扎堡的旁边有一条河,这条河名字叫做扎尔河,河边有着一座小港口,上面只有几艘小船,估计是渔夫的小船。

        隔着木墙,可以看见后面有着一座高大的砖瓦主堡。

        木墙和主堡显然都是矮人的风格,也就他们可以在半年时间内修出那么坚固的建筑,完成了那么大的工程。

        这点从随军的矮人工匠脸上的骄傲也可以看出,这显然是他们同族的作品。

        围绕这块台地有着许多农田,是先行移民所开发的,现在农作物长势正好。

        看着景象,许多农夫很是心动,这无疑是一片适合耕种的土地,要河有河,土地也适合开拓。

        建屋的木头也有,萨扎堡不远处就是森林。

        萨扎堡的大门在赫梅一行人面前打开,他也得以看见木墙所掩盖的景象,台地上已经建有了许多房屋。

        不过奇怪的是,许多房屋的样子很新,就像是没人住过一样。

        赫梅没有立即说出疑问,因为他知道面前的众人会为他解释的。

        萨扎堡的住民现在都站在了大门之前,赫梅注意到其中不止有人类,还有一些矮人。

        一些亚甸人依然保持着北方居民的典型打扮,但部分装饰开始像当地那些哥萨克。

        几十个矮人站在前面,一副工匠的打扮,显然在这個定居点的地位很重要。

        “向您致敬,赫梅男爵。”

        为首的矮人摘下他的帽子,对赫梅鞠躬。

        “俺是顿瓦·伯恩,是国王委托的萨扎堡临时管理者。目前萨扎堡有着三百三十名居民,其中二十二位是矮人,还有十三个哥萨克村庄表示对萨扎堡的效忠,他们在获得您到来的消息会尽快前来拜见您的。”

        矮人说起话来就像是一个老练的仓库管理员,把自己所知的一切如数家珍般讲给萨扎堡男爵。

        “俺们在一个月前已经得知了男爵大人您即将带领大量移民前来的消息,所以俺们就开始在萨扎堡内修建房屋。目前萨扎堡内的房屋可以容纳三百人,还有更多房屋只待完成,到时就可以容纳所有人,希望您可以满意。”

        “非常感谢您的效劳,王国会记住您的效劳,顿瓦先生。”

        赫梅说道,“现在先把我带来的移民安顿下来吧,顿瓦先生,恐怕这还得麻烦您。”

        “当然,这是俺的职责,赫梅男爵。”

        矮人再次鞠躬,接过新主人的工作,接着便在士兵们的组织下招呼着人们,让他们听从命令。

        赫梅则前往了萨扎堡的主堡,看看自己的居城。

        一路上第一批城镇居民们都在看着赫梅,毕竟这可是他们的领主,赫梅则昂着头接受他们的视线,展现属于领主的姿态。

        而越是靠近这座坚固的建筑,赫梅越是感觉到矮人技术的强大,在其他地方可不能短时间内建起这样一座主堡。

        这座主堡比起赫梅以前那座塔楼雄伟太多,这才是真正的堡垒。

        这时,赫梅听到他的侍从和军士长在后面讨论为什么这座殖民地的管理者是个矮人。

        那位队长倒是丝毫不好奇,他都来了这里好几次。

        赫梅对矮人担任人类城镇的长官也不奇怪,自从国王帮助玛哈坎免去了饥荒之灾,亚甸王国和矮人之间就有了丰厚的友谊。

        不过双方本来就关系密切,亚甸甚至还有矮人的自治城市弗坚,许多矮人都被亚甸王国雇佣,很多工坊里都有着矮人工匠,一个矮人在殖民地担任长官有什么奇怪的。

        赫梅进入了主堡,里面的景象让他很满意,眼前的一切古朴而坚固,正是典型的矮人风格,正是他想要的那种。

        领主房间那更是宽阔,而且外面的阳台正好可以俯视整个萨扎堡。

        赫梅站在阳台上,看见萨扎堡还是有着许多空地等待修建,而在城门口,顿瓦正在给居民分配房屋,那里可谓是人声鼎沸。

        这是移民们没有想到的,他们还以为自己到了之后还得风餐露宿一段时间,然后把房子修起来,现在看来专注于开垦就是了。

        “真是一片好地方啊。”

        赫梅抬起头,看向了更远方,那是哈克兰大地的壮丽风景。

        这是一片只待开发的土地,到处都是机会,同时也到处都是风险,两者都是并存的。

        这一行人安顿下来得是晚上了,当夜在主堡前面的广场上,萨扎堡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为欢迎移民们的到来。

        在宴会上,赫梅穿上了他最豪华的衣服,那是有着他翔隼纹章的黑色大衣,脖子上挂着家族世代相传的黄金项链。

        “诸位,我们来到了一片崭新的土地,一个崭新的世界,希望我们的未来无比昌盛,希望我们的居住地未来无比繁荣,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富有而满足。”

        赫梅高举着酒杯说道,这一席话说在了每一个来到此地的移民心上,大家都以欢呼回应赫梅的话语。

        这也宣告了宴会的开始,人们把美味的食物大口大口塞到口中,一杯杯啤酒也不要命般的灌下去。

        赫梅的吃相自然比起下面要体面多了,他享受着烤乳猪和羊羔肉,喝得是珍惜昂贵的陶森特葡萄酒。

        不过比起食物,他更多时候都是在和顿瓦讲话,了解这个矮人是怎么安置移民的。

        顿瓦的方式则很巧妙,他是直接让所有人抽签,抽到短的就去未建成的房子住,这样最大可能得堵住了那些说闲话的口。

        他还照顾了赫梅从老家带来的人,专门把他们都安置在靠近主堡的地方。

        这自然让赫梅很满意,对他来说,最能信任的还是老乡们,赫梅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这些人。

        此外,赫梅则是为了向他了解那些投靠而来的哥萨克村庄。

        “唉,要俺说,俺很少遇到那么难打交道的人类。”

        提起那些哥萨克,他就叹了一口气,

        “很多时候,他们都只想白嫖王国的物资,这些家伙脑子里面满是各种狡诈的念头,而且你很难让他们屈服,这些哥萨克有着他们固执的骄傲,但同时他们又很灵活,对他们来说,什么都可以谈,什么都可以说。”

        作为已经在萨扎堡治理了一段时间,长期和哥萨克打交道的人物,顿瓦可有太多苦水可以倒,他被这些人搞得头大。

        “不过人他们倒不歧视非人种族,甚至矮人和精灵要加入他们的队伍也毫不抵触,俺在那里面居然见到过这样的情况。估计是受到了哈克兰人的影响,只要你能表现价值,就可以受到尊重,比起北方诸国那根深蒂固的歧视好多了。”

        矮人提起这颇为感叹,北方社会对非人种族的歧视实在是根深蒂固,哪怕是与矮人交好的亚甸也不例外。

        “您不知道啊,俺都已经做到那么公平了,还是有人在背后说俺的坏话、‘那个矮人肯定是收了谁的钱’,啧,那傻逼还当俺听不到。真是的,要是你们人类都像这些哥萨克和哈克兰人一样就好了。”

        矮人非常的坦诚,他们很少撒谎,这让赫梅不由得露出一些尴尬的神色,而他只能说些场面话。

        “顿瓦先生,王国和我都不会忘记您的。”

        “啊,男爵,用不着太在意一个矮人的抱怨,就当那是一阵风吧,俺都明白的,您应该专心享受您的宴会。”

        矮人说话还是那么直接,但赫梅明白他没有恶意,他拿起一杯葡萄酒,把其中酒液一饮而尽,

        “这东西,啧,还是太不够劲,俺还是希望喝俺们玛哈坎的啤酒。”

        “那我就尽可能为先生您找一些来,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赫梅作出了许诺,他的神情非常认真,这个矮人可是萨扎堡运行的重要人物,他必须拉拢此人。

        “那俺可就谢谢您了。”

        顿瓦显然没有当真,他只是笑笑,仅此而已,他继续看向狂宴之中的人群,想着事后自己得花多少时间处理事后的烂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