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一十三章 繁荣贸易

第一十三章 繁荣贸易

        正如赫梅所想的,面对赫梅那种无论如何,怎么都表示不合作的态度,大家内心其实都很不爽,但大家也都无可奈何。

        阿塔曼们互相之间掣肘决定了没人敢于在各方注视之下发动进攻,更何况孤狼式的袭击翻车可能性实在是太大,所以一切威胁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相较之下,萨扎堡反而占据了主动,毕竟商品在萨扎堡手里,他们的主动权很强。

        但赫梅也没有去搞什么盲目提价的事,相反,他还打压商人提价的行为,他很清楚,若是把事情搞过分了,指不定别人就团结在一起来总清算了。

        因此萨扎堡得以度过了一个安稳的冬天,借着这个冬天,他做了许多事情。

        这个冬天的雪挺大,但没有影响到赫梅的建设,相反,还使得一些游荡的哥萨克和哈克兰人迁往了萨扎堡,成为了他的新臣民。

        赫梅安心治理着领土,推进萨扎堡的建设,完善城市的防御体系。同时强化与诸多哥萨克村庄的联系,还有调停他们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把冲突尽可能控制到最小规模。

        由于这场胜利,因此来到萨扎堡移民的人也多了不少,虽然哈克兰总是充斥着混乱,但是愿意寻求安全的人还是有的。

        萨扎堡因此日益拥挤,渐渐地,城市空地都逐步被建筑所填满,看着也没有往日那么空旷。

        如今的萨扎堡也比起往日非常不同,最大的变化是有了一圈护城河,河水是从扎尔河中引来的,从天空上望去,萨扎堡就像是成为了一座被河水环绕的孤岛。

        护城河没有沿着萨扎堡的台地而建,而是距离萨扎堡有着几百米,然后护城河边修起了新的木墙。

        这些木墙采用砖头作为地基,修得更高更大更坚固。

        是的,赫梅扩建了城市,他已经预计到,接下来必然会有更多人口来到萨扎堡,他得为未来而准备。

        另外扎尔河上的港口也在这段时间里越发壮大,之前哥萨克的围攻中,他们并没有去焚烧这座港口,这为接下来的进一步扩建提供了基础。

        在被纳入新城墙之后,人们对港口的建设欲望也大增,经过一个冬天,现在的港口不再像是以前那样简陋,有了七八条栈桥,上面的船只也大了些。

        如今的扎尔河上来自萨扎堡的渔船已经十分常见,每日为城市居民提供新鲜的渔获。

        现在被从亚甸吸引而来的商人也更多,随着萨扎堡城墙下的胜利,赫梅顺势设立了蓝山隧道到萨扎堡道路上的巡逻队,这让道路安全程度大增。

        随着道路的安全,商人来往也更多。

        商人一多,发财的商人也多了,随着那些暴富的幸运儿展示他们的财富,萨扎堡贸易蕴含的巨大利润在整个北方打响了名声。

        现在北方商人正疯狂的涌向此地,连带着还有了不少寻求新机会的移民。

        在北方的大城市里,“到哈克兰去”已经成为了冒险致富的代名词,相信再过几年,它会在整個北方都流行起来。

        作为北方在哈克兰的最大据点,萨扎堡可以说是分外热闹。

        每时每刻都有着新人到来,追求财富的商人、出来冒险的愣头青、渴望机会的破产者……这让城市一下子鱼龙混杂起来。

        而繁荣的跨蓝山贸易之下,德马维王可以说是赚得盆满钵满,在蓝山隧道收通过税和贸易税收得他手软。

        亚甸王国境内在尼弗迦德商品冲击下颇有些动摇的手工业工场也得以满血复活,甚至还得以在这样不利的年景下得以扩张生产,和此前的愁云惨淡乃至收缩生产形成了鲜明对比。

        同时由于掌握着这样一个市场的通行权,德马维王现在面对同时有着尼弗迦德商品冲击的北方诸国手中有了一个有力的政治筹码。

        为了防止尼弗迦德商品涌入他们这个好不容易发现的市场,亚甸王国通过立法,禁止南方商品通过蓝山隧道,只有北方工坊的商品,才能通过这条要道。

        这可是让帝国商人如丧考妣,面对那么大一个市场又没法进去,真是太恶心人了。

        而通过战争来强迫亚甸开放道路也是不可能的,第一次北方战争尼弗迦德可是失败方!

        第一次北方战争后的南北和谈上帝国取得了商品输入权,本质是利用了北方人对商业战争的不了解,才得以让他们在协议上同意帝国商品的输入。

        现在想要北方人同意这事,帝国不大出血是不可能了,北方人现在的要价肯定会让帝国很难以接受。

        帝国虽然也有前往哈克兰的道路,但他们那条路实在是太凶险,遍布野蛮人和邪教徒,更别提那广大的无人区,根本走不了的。

        德马维国王更是高兴得不得了,本来只是一举闲棋,却没想到取到了这样的效果。

        在这个除柯维尔外,整个北方都陷入尼弗迦德商品冲击的当下,亚甸发掘新市场的行为可以说显得是那么特殊,这连带着让亚甸在北方诸国的话语权都上升了。

        并且这话语权还会上升更多,尼弗迦德的经济侵略不过才开始一年不到,大部分工坊还可以苦熬着,但时间一长,情况肯定会不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进,北方诸王为了他们国内的产业不受到冲击,肯定得来求亚甸王国的,到时候亚甸就可以从中摄取更多利益。

        其他北方国家自然对亚甸所获得的东西眼红,尤其是老对手科德温。

        亨塞特直接往靠近蓝山隧道的边境上增加部队,甚至连最精锐的褐旗营都出现在了那个方向。

        德马维自然是知道这位老朋友的想法,他马上调集了更多部队北上,由塞尔奇克领导,和科德温部队对峙。

        接着科德温又开始老调重弹,强调独角兽王朝对楼马克地区的所有权,而亚甸则依然表示,亚甸对上亚甸地区绝对合法的权利。

        两国的口水战打得那叫一个唾沫横飞,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甚至瑞达尼亚和泰莫利亚的贸易战开始都被此掩盖。

        大多是评论家对两军的对峙产生了强烈的担忧,认为这样会破坏北方的团结,在尼弗迦德咄咄逼人和松鼠党游击队越发活跃的现在,这是非常不妥的。

        不过双方的一线士兵则清楚,肯定打不起来的,他们不过是在为了各自君主的威望而站在这里。

        这对蓝山隧道的来往贸易更是没有产生任何影响,贸易还越来越繁荣,连科德温商人都可以前往那边。

        德马维国王现在在宫廷那是经常把赫梅的名字挂在嘴边,赫梅在哈克兰取得了那么多成功在他看来都是自己成功决断的产物。

        当然,这个时候肯定不会说他只是非常随意的把赫梅打发过去。

        而由于赫梅给国王赚钱了,因此德马维在给予萨扎堡资源上显得那是非常慷慨,他把逃到亚甸的难民基本上都打发到了赫梅的萨扎堡。

        自然的,有人建议国王派人去接管萨扎堡,而德马维虽然看着一副昏庸模样,但是若以为这就是他的本性,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他不打算派人去摘桃子。

        当下的第一要务是进行备战,第一次北方战争结束后,大家都看得出来,第二次北方战争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对王国来说,这个时候应该做的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对象,而不是制造混乱和麻烦。

        既然赫梅在哈克兰的存在可以源源不断的为王国提供资源,那也没有必要动他,就是要动他,那也得是在北方战争打完之后。

        相反,国王还得把国内的“麻烦”都丢给赫梅,把它们废物利用起来,随着萨扎堡这个城镇更加稳固和繁荣,王国可以赚取的资源那就更多。

        而既然国王都从哈克兰贸易里面赚了那么多,那么作为享受着王国免税待遇,以及萨扎堡最大的外售商,还是哈克兰贸易的第一经手人的赫梅,那又赚了多少呢?

        答案是和国王陛下差不多。

        赫梅购置的商品在萨扎堡外输商品中占了足足三分之一,这给他带来的财富是恐怖的——只是把他们全部换成钱有些麻烦。

        当然,当然,对外肯定是不能这样说得,账本也不能这样写。

        赫梅的手下有好几个做账高手,他们通过做账巧妙的真实账目隐藏了起来。

        而有了那么多钱,赫梅那自然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萨扎堡的各种建设为何时刻不停,那就是因为赫梅在不断往里面投入资源,加强建设。

        基本上每个来到萨扎堡冒险的男丁,若是没有工作的话,那都可以获得来自赫梅的工作,这里到处都在大兴土木呢。

        现在的萨扎堡是一座充满了生机与活力的城市,到处都是机会,到处都有人离开,也到处都有人到来。

        但总得来说,到来者是远远超过了离开者的。

        毕竟萨扎堡到底都是机会,只要你愿意努力,哪怕是没有什么技能,也可以在这里过拥有自己的土地,过上富足的生活。

        随着人口增加,萨扎堡也有了北方诸神的神殿和祭坛:梅里泰莉、克里夫乃至是永恒之火,哥萨克们也信仰这些神灵,毕竟百年之前,他们的祖先也是北方人。

        大街上永远都有着新人到来,北方各地的人都在这里有活动,这里面甚至还有侏儒、矮人和精灵。

        随着松鼠党活动越发频繁,北方诸国对非人种族的迫害和敌视也越发强烈,他们的生存环境也日益糟糕。

        而他们在得知哈克兰那边不歧视非人种族,只看能力来判断一个人的价值,那一些人自然就行动起来。

        南北再战的痕迹非常明显,只要是明眼人都会注意到,而作为想要寻求安稳生活的非人种族,他们比任何人都明白,在战争和松鼠党活动的影响之下,他们随时都可能成为狂热的牺牲品。

        所以离开成为许多人的选择,本来他们大多打算前往自由城诺维格瑞或者柯维尔。

        但现在关于哈克兰的消息冒了出来,于是一些非人种族就前往了哈克兰,毕竟前往那里的成本还是比较低的。

        对这些非人种族,赫梅是欢迎的,他们大多是一些经验丰富的工匠,而萨扎堡需要的正是工匠。

        而这边的大环境也的确让他们满意,哈克兰居民不歧视非人种族,那些北方移民也在数量更多的哈克兰人影响下放弃了歧视,这里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片适居的土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在猎魔人世界非常有名的人——同时他们也是消息灵通的人——也来到了哈克兰。

        就比如赫梅眼前这位术士,看着他赫梅就感觉头大,完全没想到居然遇上了这个人,遇上了原著中出现的人。

        “统领,您不应该这样毫无节制的猎杀怪物,您不知道,您猎杀这些物种是在破坏哈克兰本地的生物链!再这样下去,哈克兰的生态早晚有一天会被破坏的!更别提您还把那珍惜的羊角魔头颅挂在城门口,您不知道这是在鼓励人们去猎杀这濒危物种吗?”

        说话的术士戴着一顶平顶帽,帽顶延申下的红布盖住了双耳,穿着红白相间色调的衣物。

        这位术士说话时简直是滔滔不绝,义正言辞的为了怪物的生存权利而辩解着。

        “多瑞加雷大师,您的意见我知道了。”

        赫梅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或者说装作为难的表情,“只不过我的人民处于怪物的威胁之下,您只要看到那些被怪物杀死的民众,就不会再持这样的想法……很抱歉,猎杀怪物我们必须坚持下去,这是萨扎堡不会改变的政策。”

        是的,在这个世界抱有这样观点的术士,也只有那位著名的多瑞加雷了,这位术士向来以其动物保护主义而著称。

        这位术士的日常就是宣扬他的环保理念,不过他其实很少对统治者这样做。

        只不过在哈克兰输出了巨量的怪物素材后,他就坐不住了,就决定来哈克兰对他口诛笔伐。

        虽然说内心很想把多瑞加雷轰出去,但是赫梅没有这样做。

        多瑞加雷虽然一天到晚抱着那套理论非常烦人,但他又不是真的因此而魔怔了。

        实际上,面对必须杀死怪物的情况,他也就是抱怨几句,而不是对猎人出手。

        这也是为什么赫梅一直耐着性子,在赫梅看来,这位大师属实是北方优质术士。

        相较之下,那帮女术士简直是……

        而男术士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喜欢禁忌实验的也不少,还有原著大boss威戈弗特兹,那叫一个丧心病狂,这位更是重量级。

        也正如赫梅印象里面的,听到赫梅的反驳,多瑞加雷也就嘟囔了几声,没有打算就此指责下去。

        接着他们谈到了多瑞加雷来此的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雇佣术士。

        此前,赫梅向班·阿德学院献上了一笔献金,名义上是回报母校。

        而他的要求大家都明白,那就是派遣一位术士前往他的领地。

        作为班·阿德的学生,赫梅知道中小领地都是可以获得一位常驻术士的,只不过大多是学院毕业生都不愿意前往那些中小领地。

        毕竟那里没钱又没人,在那里工作什么都获得不了,因此就自然没有人去。

        渐渐地,这件事也被遗忘了,只有那些出身贫穷,实在是没有路子的术士会去那些小地方常驻。

        而班·阿德也的确是派来了一位低级术士,这位术士就是由多瑞加雷送来——反正他正好要去东方,那术士兄弟会就这样顺便给他安排个任务。

        不过虽然是低级术士,但是他的出身不低,祖上也是一位术士,毕竟赫梅领地的富庶,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以前不在乎的,现在也在乎起来了。

        “这是迪尔班,来自班·阿德学院的迪尔班。”

        在多瑞加雷的话语中,他身后那个穿着术士长袍,脸上写满了羞涩胆怯的年轻术士站了出来,恭敬的对赫梅鞠躬。

        他的脸庞很稚嫩,应该就比赫梅小几岁。

        严格来说,赫梅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学长,只不过区别是他当年因为魔法能力太差,因此被退学。

        “统领,向您致敬。”

        迪尔班猛的一鞠躬,那鞠躬显然有些过了头,这年轻人明显过度紧张,但赫梅正好需要这样的人,他很满意。

        若是术士兄弟会派个经验老道——老奸巨猾——的家伙来,那他反而还得担心。

        “欢迎,欢迎,术士迪尔班,马伦多,为这位年轻的大师安排房间,然后和大师嘱咐萨扎堡里面的规矩。至于您,多瑞加雷大师,您就去哈克兰的乡间继续研究怪物吧,但不要影响小伙子或是猎魔人猎杀怪物就行。”

        “哼,我知道了,但我到底如何行事,我还是得看情况而定。”

        面对赫梅的说辞,多瑞加雷除了这句话没说什么,但是看见他的眼神,赫梅明白,他听进去了这些话。

        至于那位迪尔班大师,他在马伦加队长的带领下退了下去,赫梅看到他转身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赫梅的笑容难以抑制的浮上嘴角,既然来得是这样的年轻人,那自己未来驱使他也方便。

        他目前正好有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