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面见君王

第二十七章 面见君王

        第27章面见君王

        作为亚甸的首都,温格堡毫无疑问是整个王国最为繁荣富裕的地方。

        温格堡位于多条贸易路线的交汇之处,每都吞吐无数的商队,还拥有发达的工业和高等教育机构,让城市更加繁荣。

        数量众多的染料厂、羊毛纺厂、织布厂、麦芽作坊和酿酒厂充斥着这座城市,为王国乃至整个北方源源不断的产出各种商品。

        当地还有着许多家银行,为人们提供所需的金融业务,足以见这座城市平日里流动着多少金银。

        这座城市有着五千常驻人口,流动人口是这个数量的两倍甚至三倍。

        不过五千常驻人口并不代表温格堡的人口只有五千,实际上,在温格堡长期居住和打工,没有获得市民身份的也算在流动人口中,还有那种因为工作原因一住就是几个月的,那也算是流动人口。

        所以温格堡的实际人口是最少都在一万二以上,不少时候数量在两万以上。

        它一度是整个北方最为繁荣的城市,现在也依然是亚甸王国最为璀璨的明珠。

        同时作为亚甸王国的政治中心,这里每也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政治阴谋,贵族们的勾心斗角是簇的主旋律。

        各国都有密探也常驻于此,监视着城市内的动向,进行各种暗地里的交易。

        与北方许多修建在精灵城市废墟上的城市不同,温格堡是一座完全由人类所建立的城剩

        不过在打下地基和修建下水道时,王国获得了大量矮人工匠的帮助。

        所以也可以,这座城市的地基是矮人建造的。

        不过玛哈坎和亚甸都是在需要提到此事的时候提及,以证明双方之间的友谊由来已久。

        而关系不好嘛,那自然是提出来都是错误。

        而现在正是一个双方关系良好的时代,自从德马维国王在泰莫利亚围攻玛哈坎一事中斡旋,消除了一场潜在的战争之后,亚甸就是玛哈坎的好朋友。

        因而矮人在亚甸的活动也不断增多,亚甸各地的建筑活动都可以见到矮人工饶身影。

        在如今这位德马维王统治的时代,亚甸王国还请矮人在平原上修建了一套道路体系。

        道路都是用上好的石头铺成,再搭配上砖头,以及矮饶工艺,十年二十年这条路都不用维护。

        铺石的道路让亚甸的物流水平直接上了一个台阶,国家也更加繁华。

        温格堡的周围,那便是辽阔无边的亚甸平原,这些平原被勤劳的亚甸农夫一代代的开发了出来。

        当秋日之时,那蔓延到地平线边缘的辽阔麦浪会给许多人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

        唯一能和这景象相比的,也就王国的波萨达地区,那里产出的不只是粮食,还有大量的蔬菜和水果。

        庞大的粮食出产和发达的工商业一结合,就促成了亚甸王国的富裕,不只是国家,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也十分富裕。

        虽不能与陶森特那美酒之地相比,但在北方也是前粒

        所以科德温王国一直都眼馋着亚甸,哪怕是上亚甸那片以湿地沼泽为主的土地都想要拿到手郑

        毕竟那里若是开发出来了,又是一块产粮之地,两国因而一直纷争不休。

        在黑衣大军来到之前,这里都是亚甸王国的主要垦殖方向,因为南方帝国的到来才暂停了进一步开垦。

        黑衣大军的出现也为这片土地带来了和平,至少亚甸和科德温暂时不再执着于这片土地的所属。

        不过在蓝山隧道的贸易吸引了整个北方的目光之后,双方又进行了一波军事对峙,现在边境的形式还颇为紧张呢。

        不过大家也都清楚打不起来,这对峙了那么久还在对峙,还有南方尼弗迦德的威胁,肯定打不起来的。

        据科德温的亨塞特王在他的宫殿里气得连续砸了好几个花瓶,怎么什么好东西都在亚甸人那边啊。

        而对亚甸的普通民众来,这些国家大事距离他们都太遥远了。

        对他们来,重要的是家里的麦子长得怎么样,市场上应该买些什么,明的日子应该怎么过。

        什么黑衣大军,什么科德温对峙,什么哈克兰贸易,在普通人看来,他们不可能和这些事情有什么关系。

        相较之下,还不如担心担心那些松鼠党活动的流言。

        这些家伙才是民众身边的威胁,听哪儿哪儿有几个村庄都被烧掉了。

        不过他们都是用看到强盗的态度看待松鼠党的袭击,毕竟亚甸的核心地区松鼠党还是很难活动的。

        的确,若这是一个和平的时代,远方的事情和他们也的确没有什么关系。

        但现在不是,这是一个大变之世,前所未有的大变之世,以前那些以为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现在都可能出现在眼前。

        就比如现在,亚甸的农夫和行人们正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在道路上开进的军队,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姿态的士兵。

        那是一群从布衣、毛皮到赤膊什么状态都有的士兵,他们或是骑马或是步行,武器也是从斧头、长矛到弯刀什么都樱

        他们唱的是口音很重的通用语歌曲,还有人吹着笛子,打着鼓,还时不时因为唱到某个高潮就就一齐发出欢呼,显得非常神气。

        一些曾经前往过哈克兰的商人知道这是哥萨克,是哈克兰那边活动的人,但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哥萨克会出现在温格堡附近。

        少量消息比较灵通的商裙是知道这是因为来自国王的命令。

        但他们都没有把这些信息出去,这可是可以赚钱的消息,谁乱啊。

        而在普通人看来,这就是一群强盗。

        “这可真是块美丽的土地啊,富饶而美丽,这是哈克兰不可能出现的景象。”

        赫梅看着田中的作物,语气里面满是感慨。

        见惯了哈克兰的辽阔原野,现在让他来见亚甸的无边麦浪,产生这样的感慨是自然的。

        感受着四面八方投来的混杂着审视和敬畏的眼神,赫梅感到了富贵返乡的快感,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沉醉。

        这一路来,赫梅都处于这样的视线之下,这实在是太让他受用。

        但这样的好心情被一个报告被破坏了。

        “那又有人离队去偷鸡摸狗了?该死的,老办法,照两倍的价格赔给对方吧,态度给我好点,然后对那些家伙打二十鞭子,维戈列斯,这是今第三次了,我必须警告你,这个头领若是当不好,我不介意让其他的来当!”

        面对赫梅那带着怒气的话语,维戈列斯也只能不断保证,接着急匆匆去解决问题。

        看着部下离去,赫梅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事真是麻烦。

        虽然在率领哥萨克进入亚甸之前,他就想到这些家伙多半得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但没想到数量那么多。

        对哥萨克来,他们头一次来到这样富裕的土地,自然就有家伙忍不住,就搞起来了偷摸。

        这还是赫梅规定了注意事项的情况下,不然他估计一些哥萨克会开始抢劫的。

        这一路赫梅都在不断给哥萨克擦屁股,处理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处理得他是头都大了。

        好在经过几场鞭刑之后,大多数哥萨克都老实了起来,现在这类事情的数量比起刚进亚甸时好了不知道多少去了。

        毕竟他给这些哥萨克们是包下了食宿的,既然哥萨克们有得吃有得喝,那自然就没有多强烈的抢掠兴趣,犯不着为此挨鞭子。

        由于害怕哥萨克们还不老实,毕竟现在靠近温格堡了,赫梅呼唤来了博戈和谢契哥萨克。

        虽然大部分谢契哥萨克都被赫梅派去领导普通哥萨克,但赫梅还是在身边留了一队的。

        赫梅让他们去巡视队伍,威慑下面那些不安分的家伙。

        博戈的出面无疑达到了赫梅想要的效果,之后的路程上,就再也没有出这样的破事。

        赫梅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把精力投入到怎么面见国王上。

        而也是这时,他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随着地平线上出现温格堡城内的尖顶,亚甸国王的城郊行宫出现在了赫梅的面前。

        这座行宫的规模不,还有着很辽阔的花园。

        国王平时享乐、宴饮和庆祝都在这个地方,从某种程度上来,这里也是亚甸王国的政治中心。

        毕竟许多国家大事,都很可能是君主和他的几个幕僚随意讨论出来的。

        行宫的周围则被军营所包围,看来国王很重视自己的性命,这附近驻扎的部队都有好几个营了。

        赫梅看到了好几面自己眼熟的旗帜,这明是亚甸常备军的部队,这可是赫梅当年的战友呢。

        在这里,赫梅停下了队伍,贸然让大军靠近王室行宫可太愚蠢了,他不会犯那样的错误。

        部下们为他搭建起了简易的换衣间,赫梅在这里换了套衣服。

        此前赫梅的衣着风格基本上就完全哈克兰化、哥萨克化了,但在去面见国王肯定不能穿这样的衣服。

        所以他换上了一套北方王国常见的礼服,再披上了来自哈克兰的贵重斗篷。

        时隔那么久再穿上这样一套衣物,赫梅显得很不习惯,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这样吧。

        叫上维亚托带好自己的礼物,赫梅走向了行宫的大门。

        王室管家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在再次简单确认了赫梅的身份之后,他作出了请的姿势。

        在管家带领下,赫梅走入了这座华丽的行宫。

        赫梅带来的礼物则在被检查之后由王室侍从抱着带进去。

        维亚托不被允许进去,因为国王只要见赫梅一个人。

        赫梅只好给丧气的侍从抛去一个抱歉的眼神,接着走入了行宫。

        一路上,赫梅见到了许多修剪精致的园艺作品,这些作品的主体都是爱情和友谊,还有许多裸女大理石雕像,风格比起他记忆里面的温格堡王宫相差太大了。

        赫梅的前身是曾经来过温格堡的,因此他有这样的记忆。

        管家并没有带领赫梅走向那宏伟的行宫,而是往花园深处走去,看来国王是在那边。

        走着走着,赫梅听到了欢快的乐曲声,还有一些欢呼,接下来,他见到了国王。

        亚甸国王德马维正坐在一张铺满了软垫的椅子上,他的四周被乐师和宫廷弄臣所充斥。

        乐师不断奏起美妙的音乐,丑在用各种各样的滑稽表现来逗乐君主。

        德马维被弄臣们都得哈哈大笑,一边笑着一边往口中灌着红酒,看起来国王心情很好。

        管家立即上前在国王耳边耳语,而接下来,国王看向了赫梅,赫梅在国王那双狡黠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陛下。”

        赫梅单膝跪在了国王身前,

        “赫梅·博特丹向您致敬,按照您的命令,我带来了哈克兰的军队,他们已经准备好在战场上为陛下厮杀。”

        接着赫梅招呼王室侍从送上了他的礼物,一只白熊的熊皮,上面没有任何缺口和划痕,整个毛皮的品相也很好,哪怕是对国王也完全配得上身份,这是属于顶级王侯们的贵重之物。

        不过国王只是看了一眼,就让侍从放一边去,白熊皮虽然珍贵,但对国王来也不算太贵重。

        这让赫梅不由得有些失望,这东西他可花了不少钱呢,但他没有表露出来这样的情绪。

        “站起来吧,我的哈克兰统领,用不着那么拘谨,来,喝一杯。”

        接过国王递过来的红酒,赫梅把它喝了个一滴不剩。

        国王显然看到这一幕很开心,脸上写满了笑容。

        “赫梅男爵,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在这里见我吗?”

        面对国王的问题,赫梅的回答当然是,“这是您的权利,用不着和臣子解释。”

        而这让国王脸上的笑意更多。

        “这是为了避免伱去面对宫廷里面的毒蛇,那些人指不定会做些什么呢,我不希望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位的能人陷于那些破事之郑”

        下意识的,赫梅想要些什么,但他还没来得及开腔,国王就继续道。

        “我想你也猜出来了,我调你去镇压松鼠党只是个借口,这只是一次忠诚测试。但实话,我也不想做这样的测试,这弄不好会影响国王在哈克兰的利益,但是有些人把谣言搞得太过分了,我必须做些什么,你明白吗?”

        国王起这话时,脸上出现了杀意,这还是赫梅第一次见到国王如此。

        国王那张平时总是笑眯眯的松垮脸庞杀意一起来,也是很吓饶。

        “是的,我当然明白。”

        赫梅那一些悬着的心因为这段话而松下去,陛下这是在表示对他没有怀疑之心啊。

        那明他是安全的,国王不打算对他做什么。

        “既然你现在来了,那么那些谣言也自然不攻自破,但他们接下来肯定就会评价你的能力不足,鼓动把你换掉,所以,这次请剿松鼠党,你必须搞得漂亮一些,明白吗?”

        “一定要给那些该死的精灵一个教训,既然他们叫嚣着要把人类赶回海上去,那他们要战争那我们就给他们战争,让他们明白这片土地的主人是什么人!”

        提起松鼠党的时候,国王的杀意写满了脸庞,还不知不觉把手中的面包捏碎,可见陛下对这些非人种族反抗者是多么厌恶。

        德马维曾经想要和松鼠党突击队和谈,但是他派去的使者被松鼠党杀死,之后国王的态度就是坚决镇压,和解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这场行动,一定要行动迅速且果断,这些松鼠党必须被一网打尽,然后威慑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让他们在亚甸没有敢活动的胆子,尤其是那个艾尔丹恩,把他的头都给我送来。”

        让赫梅意外的是,刚刚还杀意满面的国王,在完那些话之后又恢复了平日那种慵懒,仿佛之前那种杀气腾腾的样子根本不存在。

        但他的话语依然血淋淋的,依然写满了杀戮和残酷。

        德马维从来都不是表面上看着的那样,一但损害了他的利益,他的手腕比任何人都狠。

        “是,陛下,我一定会完成您的命令。”

        国王都呈现如此态度,赫梅自然得保证任务一定可以完成。

        赫梅想,这多半也是国王对自己能力的一场考察吧。

        “那你就去吧,带着你从哈克兰带来的野兽,让那些精灵体会到什么是火与剑,让他们明白反抗的代价是什么。其他事情我都安排好了,那边还有一支部队可以供你差遣,都是些雇佣兵,我的一部分特种部队也在那里,你也可以使用。另外塞尔奇克在南部边境上统领军队,若是你需要,可以寻求他的帮助。”

        丢下最后这段话,国王就把注意力转移到弄臣的表演上,赫梅明白,他应该离开了。

        王室管家领着赫梅离开了花园,在赫梅走出行宫之时,他交给了赫梅一份卷轴,卷轴上有着亚甸王国的徽章。

        离开行宫,赫梅打开了卷轴,果不其然,上面是任命赫梅为剿灭松鼠党匪徒总司令,简称剿总。

        看到这个名号,赫梅有种奇妙的感觉,感觉这名字总像是给自己立了一个很不好的旗。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是把卷轴卷起来收好。

        走回自己大军所在之前,赫梅看到他的士兵们基本上都或坐或躺的休息起来了,还交流着自己的所见所闻。

        而马伦多等人马上围了上来,询问赫梅面见国王的情况如何。

        赫梅的回答就一句话,

        “剿灭送松鼠党那事,我们得全力以赴了,那些反抗的匪徒必须被吊死,国王想要看到这个结果。”

        听到这句话,大家也都了解情况了,也都没什么,只是忙碌了起来,情况已经得很明确了。

        而赫梅则换上了原来的衣物,骑上了他的战马,率领自己的军队踏上了南下之路,前去剿灭那些松鼠党。

        哥萨磕歌声再一次响起,他们恐怕是整支军队里最无忧无虑的一群人,反正对他们来,有军饷拿,有仗打就校